江苏无锡辅仁历史教研网

 
 
 
| 历史教研网 | 学史入门 | 初中历史 | 高中历史 | 网讯速递 | 教育科研 | 历史博览 | 史海钩沉 | 资源打包 | 购买点数 | 会员帮助 |

| 网站最新版 | 人教版  人民版  岳麓版  整合版 | 系统复习 | 考试专栏 | 设计案例 | 课件实录 | 复习试卷 | 成套资料 | 备战高考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学历史教研网 >> 文章 >> 教育科研 >> 学术交流 >> 正文  
  蒙古南征灭宋内因探析[学术论文]  
[ 作者:陈伟新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数:2239    更新时间:2008-10-11    文章录入:cwxcwx ]

 

蒙古南征灭宋内因探析

 

江苏省无锡市辅仁高中  陈伟新

 

  【摘 要】 蒙古大草原的原始、险恶,造就了游牧民族迁移、争夺和侵略的本性。东征西讨,南战北伐,蒙古人以扩张为神核准的意志。在蒙古人特有的自然、社会环境和经济、政治、军事等动力因素的驱使下,蒙军挥戈南下,取宋而治。

 【关键词】 蒙古 ; 南征 ; 一统

 

 

点击浏览该文件

 

 

 

一、险恶的生存环境和独特的社会氛围

 

    蒙古地处中国西北,幅员辽阔,然人烟稀少,缺乏经济活力,而且举目投足之处皆为戈壁草滩,可利用草场资源相对较少;其居住地点也极不固定,处于迁徙之中,造就信息交流的困难和不全面性,与先进的“中华文化圈”更有万里长城的隔离。长城以北,地处纬度较高,属大陆性温带草原气候,季节变化差异明显。冬季长,常有大风沙,夏季短,昼夜温差大,降水量很少,高原地区平均每年降水量约120250mm,有的地方每年仅降一两次,这种特殊的草原的生态环境决定了蒙古单一的牧业经济类型。他们饲养牛、羊、马等,过着逐水草放牧的生活。为了适应放牧的需要,每年冬夏,他们要移换地方,选择水草丰美的地方作夏营地,寻找可避风害的各地作冬营地,然当他们受寒冷气候的侵袭且缺乏足够的御寒设施时,南迁便是最明智的选择,可是寒冷的气候又总与饥荒相连,他们生存的资本——草也会于一场冷空气过后为冰雪覆盖,牲畜只得以预先准备的干草为生。而至来年,由于受雨量的限制,一旦雨水缺乏,大量鲜草可能枯死,绿洲再也不会复苏,牲畜也大有饿死的可能,沙漠也将侵夺牧民的财产生命。游牧经济充分暴露其十足的脆弱性,时时处于崩溃的边缘。大草原的原始、险恶,造就了游牧民族迁移、争夺和侵略的本性。大草原的历史就是为追求茂盛的草地和生存空间而战的游牧民族生活的实录。

    如前所述,蒙古人由于其生活环境的磨练和逐水草而奔波的牧业生产方式濡染,形成一股特有的风俗习尚。蒙古人门前常常系着马,把它当作交通工具普遍使用,男女老少都喜欢且巧于驾驭马。小孩子五六岁就和父母兄弟一同骑马,带着小弓短兵外出打猎,到十来岁就能自己驾驭,而且有了相当的技术,不用马鞍也能乘骑,甚至还能一边骑马一边射击,并有极高的准确率。这种骑射有着狩猎、打仗等目的,它与摔跤成为蒙古社会生活的一大旋律。蒙古人从小爱好摔跤,而且都是出于年轻人自己的兴趣而练习。这是对毅力、胆量、智慧和技能的锻炼,可以塑造勇敢无畏的精神素质,从而形成骠悍勇猛的性格和以劫掠为生勇敢善战的习性,造成蒙古人在匮乏中忍耐,在困苦中坚毅,在肆虐的自然面前乐观而豪迈的品性。蒙古人“善骑射,性忍耐,重兵死而耻病终,对死者‘表木为堂,立屋其中,图画死者形仪及其生时所经战阵之状’。故其人作战能‘一以当十’,甚至‘一以当百’,决非耸耳听闻。”①

    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蒙古人经历惊心动魄的撕杀和无数次血与火的洗礼,再加上马背上的颠簸和历经严寒酷暑的牧业生涯,因此其崇尚威武和雄健,崇尚强悍和力量。在蒙古人心目中,勇敢、进取、牺牲是值得崇尚的,他们无时无刻不勃发着积极好斗、勇于获胜的精神动力。成吉思汗曾对他的将领说:“人生最大的幸福在于胜利之中:征服你的敌人,追逐他们,夺取他们的财产,使他们的爱人流泪,骑他们的马,拥抱他们的妻子和女人。”②又勉励他的儿子们:“天下土地广大,江河众多,你们尽可以各自去扩大营盘,占领国土。”③故尔,胜利和占领是他们最大的荣誉,为此可以付出一切。

    当然,这与蒙古人特有的文化底蕴是分不开的。纪元前数世纪,蒙古族人种便作为匈奴而出现于亚欧草原的浅处,过着牧马放羊的简朴生活,然却缺乏繁荣的商业经济和高度的文化历程,以致消息闭塞,文化黯然,到成吉思汗西征大胜而归的时候,蒙古民族连自己独立的文字系统也没有。现且不说他们文化起源于何时何地,但蒙古文化的传承却令之发扬得淋漓尽致。“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就是这种社会及其文化的真实写照。其间浸润着苍劲、雄健、粗犷、豪放的审美理想,深深地埋藏于每一代蒙古人的心中,从而表现出积极的思想状态,形成一种社会氛围。或许,这更是一种骚动。

    对于社会上层建筑来说,这种骚动就是令帝国政权合法化并为扩张政策辩护。1206年,蒙古汗国九游白旗升起,大肆宣扬了铁木真的神授职权和超凡魅力,树立了铁木真按照神的意志统治万民的合法形象,为其政权打上了神意的幌子,并且赢得了单纯而迷信的蒙古官民的支持。在他们眼里,“边界之外所有国家都是正在形成的蒙古帝国的组成部分,所有国家都得毫不犹豫地接受蒙古人的宗主权。他们的扩张是由神核准的,所以任何拒绝投降都会由于阻挠了神的意志而遭受最严厉的惩罚。”④

    对于社会下层来说,他们没有任何高级情操的动力,而是一种为神驱使的狂热,甚至达到“靠着流别人的血来表达自己的忠贞的地步”⑤他们信奉撒满教,认为上天神灵的威力是神秘莫测,不可抗拒的。成吉思汗及其统治者是上天的安排,当统治世界。所以,天命不可违,铁骑所向乃天命所归!在有利的军事号召和强大的神威驱使下,战争并获胜是他们的任务和荣誉!

在蒙古特有的民族习性和奇异的文化底蕴濡染下,蒙古社会形成一种独特的社会氛围,汇聚成一股积极好斗的激流,并不时地向战争靠拢。这在蒙古人心中奠定了南征大宋并一统中国的心理基础。

 

二、脆弱的经济和突变的政治

 

    经济决定政治,政治反作用于经济。在蒙古社会,经济和政治都对它的拓张起了极其强大的冲击作用!

    首先是经济方面。蒙古从十至十三世纪尚处于原始社会末期,并逐步向阶级社会过渡,以畜牧和狩猎为基本职业,当然也从事采集和捕鱼,然就总体而言,这只能说是一种单一的牧业经济。由于严酷的环境状况和蒙古高原有限的维持牲畜的能力及牧业经济的季节性影响,它有一种不可挽回的脆弱性;狩猎业是游牧经济的重要补充;手工业和农业则较为薄弱。当然,贸易也是一种经济方式,毕竟蒙古物产不丰,除了牲畜也别无长物,他们需要农产品、工业品来补充自己单调的游牧经济。当与南方的农业保持政治上的平衡,草原内部又没有发生饥荒的时候,贸易是可行的;若两者之间失去平衡,那么掠夺就被当作生产手段来进行。而中原地区相对优越的农业经济又常能激起北方游民的粗犷的贪心,久而久之,掠夺成为一种惯例流传了下来。

    其次是政治方面。如前所述,蒙古尚处于原始社会末期,文明尚未开化,政治自然不健全,他们靠氏族维系权益,而大宋则历经数千年文化洗礼,封建体制日益完善,比起“蛮夷”,差距自是不可避免。政治上的是否平衡是文明与否的较量,正所谓“弱国无外交”。因此,掠夺便成了否定政治差距或扭转社会危机的必用手段。直至蒙古帝国的建立大大改变了这一形式。

1206年,斡难河畔飘起九游大白旗,蒙古帝国建立。国家机器的建立使草原各部落消除分裂,统一于一个大汗的权威之下,降低了部落战争的内耗,并对与之相邻的的其他各民族构成强大的威胁。与此同时,蒙古社会建立了许多有效的制度,显现了其特异的政治风格。宿卫的轮流值班制可谓一大创举,是其行政规范化的实例;同时创建的司法审判制度则确立了蒙古社会治安的基础,从法律上解决了民政的首要任务;怯薛作为一个机构则进一步满足了新生蒙古帝国不断增长的行政需要。怯薛卫士责任重大,平时担任护卫,临战则为战士,是成吉思汗的一支钢铁般亲卫军,也是他战斗组织中一股核心力量。⑥怯薛制既提供了个人服务,又提供了运转机构,通过它们,成吉思汗管理着他迅速增长的属民、领土和经济利益。这样,早期蒙古帝国的“中央政府”实际上是帝国护卫军,处于统治者选择落脚的任何地方。⑦而作为军事体制的军政合一的千户制更是百穿不漏。显而易见,军事已作为政治的中心。为了满足征服的欲望和掠夺财富,以军事力量为支柱的政治便被用作解决经济危机和扫荡其他文明的工具,拓张成了蒙古政权的必然选折。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没有强大而可靠的经济实力基础上冒出的军事化政治,或者干脆说是为经济而军事化!

 

三、强大的军事力量和积极的攻伐战略

 

    迄今为止,历史上没有哪一次对外扩张不是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为保障的。而作为一股军事力量,蒙古并没有超人的技术优势,也没有机密武器,唯有独特的战略战术、严明的纪律和天生的机动灵性,故能军力威猛,所向披靡!

成吉思汗时期,利用蒙古民族善射能骑,勇往直前的传统特点,首先采用了骑兵大兵团密集队形冲击敌人的战术。蒙古军战斗序列分尖兵、两翼兵、主体兵和尾兵。尖兵的主要任务是冲锋陷阵,对敌人的坚固阵地实施袭击和攻破;两翼兵则突然从三面夹攻,打散敌方战斗阵形;主体兵则以骑兵队形为主,采用等距离,分梯队进行大规模冲杀。第一梯队射击完毕,第二梯队换班冲击,然后以轻骑兵组成的梯队用枪戟、猖棍等武器近距离冲杀;尾兵则处于待命状态,用于补给和后援,既为全歼余敌留存了强大的后备力量,更为保卫将士突围提供了保障。这战术天衣无缝、无坚不摧!

心理战”也是蒙古军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法宝。战前,他们尽量收集敌人相关情报,并派人作蒙古势力强大,任何抵抗都无济于事的宣传,使敌人士气低落;战时,他们将树枝栓在马尾上,扬起灰尘,还让假人骑在多余的马上,给人以大部队在行军的假象;蒙军还采用残酷的恐怖战术,只要进攻时稍遇抵抗,便将全城居民屠杀殆尽,以减少反抗势力。如果偶尔饶恕了某些哀求者,还要强迫他们站在队伍前列向自己人进攻,不仅可以减少蒙军伤亡,而且能使对方军心涣散,不可一击。这种心理战术对敌人起了极大的威慑和杀伤作用,尤其是在心理意志不坚定的守城将领面前,心理战术屡屡见效。因而,每每攻城不费吹灰之力便可达到目的。

同时,蒙军善于用计。他们常常隐匿中兵而先谴小股军队尝试攻击,诱城中人出战,或弃军资城下,诱敌来取,然后围攻,一举歼灭,所谓“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⑧;对于逃跑之敌,则不给喘息的机会,猛打猛追,歼灭其一切有生力量和后备力量,以免后患。

当然,这需要战地指挥官的有效协调。他们被要求严格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行动计划行事。如果一支军队没有能够在指定的时间和正确的位置出现,他的指挥官就会被立刻处罚;同时,蒙古人自身所具有的那种绝对服从上级调遣的品性,能够保证严格遵守军纪。因此,独特的战略战术和严明的纪律成了蒙古军队卓越的军事艺术有效发挥,军事力量迅速壮大的关键。

另外,蒙古军队还有其它方面的优势,尤其是大型混合弓,其穿甲箭能在600呎内杀死敌人,且蒙古人能在骑马飞奔时射出所配的30支箭,他****队根本不能望其项背。更重要的一点,他们还由一般常规武器发展到能使用火炮、火箭发射器和火焰投射器等先进武器,更为无与伦比的骑兵射手增加了攻城能量。当然,对于骑兵射手来说,马也是非常重要的。蒙古马体格不高,正好适应了蒙古人种身材矮小的特点,而且很能吃苦,适应性强。“在牧区用套索捕捉一匹蒙古马,装上马鞍,不需要再喂食,能连续骑100多英里,这是常见的事。”⑨如此优良的马匹,为蒙军驰骋沙场提供了广泛的空间。蒙军平时没有薪给,唯有战时以战功大小分配战利品,为了获得更多的战利品,他们就不畏死亡,勇往直前,并用战利品解决自己军需供应。因此,蒙古军队一般不需依赖大后方运送给养,出征时没有也无需笨重的辎重负荷,所以行军作战较快速、轻装、方便,这是蒙军实力不凡的又一明显特征。

     12277月,成吉思汗在撒手尘寰之前,留下“假道于宋”以灭金的遗言。 “假道”既是为了加速金的灭亡,也是对南宋的试探性进攻。其实,早在蒙古假道以前,即对南宋发动进攻了。1211年,成吉思汗率兵进攻中国的北方,占领了长城以北地区,然后于1213年突破长城防线,进入黄河平原,到1215年,他已劫掠占领了北京。可见,灭金以后进攻南宋早已是蒙古贵族的基本国策。

    1251年,蒙哥即位,命忽必烈统军经略中原汉地,并负责征服南宋。1252年,忽必烈远征大理,以图迂回包抄南宋。与此同时,蒙古人沿南宋北部边界的袭击和侦察活动也增加了。他们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以促使宋朝边界官员叛逃,同时也收买了大量汉室官僚、地主。1256年,大汗正式宣布了攻击宋朝的意向,兵分两路大举攻宋。蒙哥亲统西路军进攻四川,诸王塔察儿等统率东路军,进攻荆襄、两淮。蒙军长驱直入,宋军相继败降。1258年,蒙军抵达甘肃六盘山建立临时大本营。1259年春,蒙哥亲率将士攻打四川合川,忽必烈军则突破南宋长江防线,包围鄂州城,兀良合台统军则自云南南部向东北进入南宋疆域,欲与忽必烈军会师长江,但由于蒙古内乱爆发,征宋战争不得不停止。

1267年,四川叛将刘整向忽必烈献策:“攻宋战役,应当先打襄阳;如果得到襄阳,由汉水进入长江,再顺流而下就可以平定南宋了。”⑩1268年,襄阳之战爆发,蒙古攻宋进入关键期。襄阳位于汉水沿岸,是通向长江中游盆地的最后一个要塞。为此,蒙军给予其全面的封锁,并反复派出增援部队向襄阳的守卫者增加压力,使其陷于孤立。12737月,襄阳陷落,宋廷一片哗然,士气一度低落;相反,蒙军则士气大振,所向披靡,一边进攻一边准备与宋作最后的较量。1274年,宋度宗突然病逝,谢太皇太后摄政。对此,宋廷内争不已,处于无序状态,这反而削弱了宋军实力并使蒙军更有信心以最快的速度向南挺进。1275年,蒙军乘虚而入,少有抗击,直逼杭州,攻灭临安,将宋朝皇太后和小皇帝俘获,北上挟往燕都,并尾追党羽清除后患。1279年,南宋灭亡。

 

    综上所述,蒙古南征一统中国不是偶然的,它是多种因素的总和。 1279年,元朝(蒙古人)取宋而治,一统中国,给社会带来了不安,也为封建千年古尸注入了新鲜血液,它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一针强心剂。我们不得不承认:蒙古统治给中国封建社会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参考书目:

① 谢祥皓.中国兵学.山东: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111.

② 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9,378——379.

③ 刘景华.人类六千年.广州:花城出版社,2000,585

④ 罗依果.论成吉思汗的帝国思想基础. 远东史论集,1973,7.

⑤ 柏扬.中国人史纲.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8,212.

⑥ 傅海波.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403.

⑦ 陈致平.中华通史. 广州:花城出版社,1996,67

⑧ 孙武.孙子兵法.湖北:武汉出版社,1994,2.

⑨ 拉铁摩尔.成吉思汗和蒙古人的征服. 科学的美国人.伦敦,1993.68

⑩ 粮志、姜波.中华上下五千年.沈阳:沈阳出版社,2000,635.

 

说明:

本文属作者大学专业学术论文,于2003年发表于省级核心期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报》第2期。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切勿挪用!

 

 

1、中学历史教研网 旨在为广大历史同行提供学习交流或参考的资源平台,奉行“少而精”的原则,努力为您打造。

2、为防止其它网站肆意转载,本站对部分资料进行文档保护。“取消”密码:lsxkc.cn 。2012年6月1日起改为 lsxkc.net

3、由于资料来源庞杂,尤其是部分用户上传资料来源不明,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尽快与“网站编辑”联系,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

4、为保护知识产权,禁止网友将本站任何扣点资源,尤其是全套资源和推荐精华资源传播到其它网站,更不得用于其他赢利性活动。

   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上一篇文章: 我国农地制度的演变及私有化改革探析
 下一篇文章: 谈谈洋务运动中的官督商办企业 [学术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发表评论】【告诉好友】【关闭窗口】【编辑此文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网站地图 | 我要留言 |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38138号           技术支持:Copynight @ 2009-05 All Rights Reserved